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凰归銮之一品冷后》凰归之神医魔后 精彩试读 凰归銮之一品冷后Mary

更新时间:2020-09-22 16:52:37

《凰归銮之一品冷后》凰归之神医魔后 精彩试读 凰归銮之一品冷后Mary 已完结

《凰归銮之一品冷后》

来源:阅文集团
作者:琳之伊夏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顾沛,顾沛萱

火爆新书《凰归銮之一品冷后》是琳之伊夏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顾沛,顾沛萱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凌霄走后,一玄色夜行衣的男子走了出来,长跪不起:“多谢主上活命之恩,花子柒这条命以后就是主上的。” “花子柒,倘若你还做些**掳掠...展开

《凰归銮之一品冷后》免费试读

凌霄走后,一玄色夜行衣的男子走了出来,长跪不起:“多谢主上活命之恩,花子柒这条命以后就是主上的。”

“花子柒,倘若你还做些**掳掠之事,不需凌霄动手,我就将你碎尸万段!”一个沙哑、晦涩的声音从纱帐内传了出来。

“属下向主上保证,再不做那下作之事!只是方才主上怎么不杀了凌霄,如此主上就可执雪羽令掌江湖!”

忽而花子柒觉得一掌打在脸上,纱帐微动,鬼主已经又坐回了帐内。

“你再胡言乱语,我就杀了你!”

“小的不敢!”

“若不是念在你说服心儿姑娘进宫为我所用,你以为我还会留着你?为了你得罪江湖令主,你觉得你的命真的值那么多?凌霄乃是正人君子,杀你这样的败类是天经地义。我劝你好好的为我做事,再生是非,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“是,是,主上放心,小的再也不敢了!我已知会了心儿姑娘,让她进宫后先紧着找主上的故人,然后再去寻找那玉壶。只是通过一把古琴‘相思叩’,就能寻到主上的故人么?下属实在不明其意!”

花子柒向来知道鬼主的狠辣,自然不敢在口出妄言,赶紧把所办之事一一回禀。

“那是她一生最珍视的东西,是不会离身的!…你按我说的做就是了!”叶重楼早已记不清她的脸,只知道她曾情思哀哀的弹着一把叫相思叩的古琴。

一道册封恩旨递进了顾王府后,顾家迎来送往,王府的门庭也犹如一出唱不尽的折子戏,你方唱罢我登场,好不热闹。

染竹阁内,刚起身的顾沛蕖弯下腰将白芷玉芙散打撒在水中,撩起水溅在脸上,水中夹杂着的淡淡幽香与清凉让她睡意全无,人也觉得清爽了许多。

她散着长发坐在妆台前,想到那瑶华台上清冷孤高的他之于自己到底还是无情多于有意,便开始暗暗耻笑自己前几日还揣着的小儿女心思,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…。

“郡主,您要喝茶吗?”

顾沛蕖被突然的询问吓了一跳,只见阁内只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,绿蔻她们倒不见了踪影。

她摇头,女孩局促地用两只青葱似的小手绞着自己腰间翠色腰带,似定了主意:“绿蔻她们都被王妃指去整理陪嫁品临危,郡主有事只管吩咐奴婢,不用拘着!”

听女孩如此说,顾沛蕖竟觉好笑,她居然怕自己在自己的闺阁内拘着:“你过来!你叫什么名字?今年几岁了?”

顾沛蕖唤过眼前的女孩,握着她的手,却发现她的右手掌上布满了老茧。

她见顾沛蕖惊诧忙缩回了手:“回郡主,奴婢以前叫珖玥,现在夫人给我改名叫倚画。今年十四岁,六岁入府的,以前是王妃身边侍奉茶水的小童,算起来也是王府里的老人儿了!”

“我怎么不曾见过你?”她竟然说自己是王府的老人儿,顾沛蕖心中暗想府中伺候茶水的丫鬟待遇一向优渥,断不会满手老茧。

“回郡主,奴婢后来伺候小王爷几年,几日前才从塞北调到夫人身边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!塞北风光虽好却干燥酷热,想必你也吃了不少苦,你照顾我弟弟沛凡的起居?”

“回郡主,奴婢在小王爷那就是洒扫丫鬟,不近身照顾小王爷。不过夫人说,从今天起奴婢就是郡主房里的丫鬟了!”

“既然这样,你也别拘着了,过来给我梳头吧!”

倚画欢喜地点头,一边笨拙地为顾沛蕖梳头发,一遍询问:“听说郡主前几日遇袭,那雪貂居然没敢伤您而是咬了侍书一口?”

这也是顾沛蕖的疑问,按理说那畜生应该咬她才对!她现在都还记得一只毛色雪白的雪貂窜进了马车,摆出一副凶残的模样,眼睛里含了嗜血的冷光,只是它看到她的那一霎,仿若眼神里还透露出一丝温顺。那雪貂望了望马车外的白衣女子,再看一眼她,再转向车外,反复数次,仿佛在迟疑什么,最后便咬了口侍书便窜了出去。

“或许因为绿蔻她们都上了马车,人一多它害怕了!所以就咬了侍书后匆匆逃了出去。”

倚画听顾沛蕖这样说,心中一阵狐疑,以她的经验被训练过的雪貂不会如此胆小怯弱,而是认定目标,一击毙命。

“苒儿——”

顾沛蕖抬眼间见姐姐顾沛萱已进了染竹阁,身后则跟着府内烟锦阁的管事姑姑锦瑟和母亲房中的大丫鬟凤歌,凤歌身后则是抬着木施、捧着托盘的丫鬟,木施之上挂着一件银紫色鸾鸟栖芍药妃制宫衣,托盘内则是银凤镶紫玉的凤冠。

顾沛蕖瞧这锦瑟似哭过,眼中有泪,而现下却满脸喜色:“锦瑟拜见景妃娘娘。”

顾沛蕖笑着说:“锦姑姑快起来,自己家里哪那么多规矩!”

顾沛萱自顾端坐在梨花木太师椅上并不正眼瞧锦瑟:“苒儿,母亲说这锦瑟为人忠实可靠,让你将她与倚画一并带入宫中,另外凤歌来送你进宫所穿的华服,我正要来看你,就把她们一并带过来了!”

凤歌见顾沛蕖正在梳头,走过去请安:“奴婢,给景妃娘娘请安。”她见倚画手上笨拙便接过梳子:“娘娘,奴婢给你梳个不一样燕尾圆髻,想来上次给娘娘梳头还是在渔阳桃林里的农家,一晃这许多年过去了!”

“凤姐姐,渔阳那百里桃林,嫣然繁华,怕是我此生再也见不到了!”凤歌怕惹起顾沛蕖得伤心,便手里一刻不停的梳起发髻来,而后又在妆奁首饰盒内找了一支玉篦插在了发髻正中。

顾沛萱看镜中妹妹娇俏,亦是美人用美器,倒想起了来意:“锦瑟,你先下去!”

锦瑟谦卑见礼,恭恭敬敬地退出了染竹阁。

“苒儿,姐姐为你准备了几箱嫁妆已经典藏入库了,过两日和你一道进宫。”

顾沛蕖梳完装走过来,为顾沛萱斟了一盏茶递与她:“姐姐,母亲会给我准备随嫁品,您和豫王殿下何必再破费?”

“过了今儿个,再见你就难了。”顾沛萱眼眶发红的说,忙又克制情绪:“长姐如母,准备再多的嫁妆也是应该的!哦…对了,殿下年前得了一把上好的古琴,此琴轻叩琴弦便会发出悠长的琴音,久久不散,犹如入骨相思,所以名曰:相思叩。姐姐觉得此琴堪配妹妹,便一并和嫁妆封装入库了!”

“此琴的名字好美,相思叩,叩响相思音。不过豫王殿下送姐姐的,姐姐怎好转赠与我?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姐姐不善抚琴,呕哑难闻得很!还有,你不知此琴得的颇为曲折!看中此琴的人原是一高深的尼姑,说是此琴是她们惠觉师太的旧物,此番就是来赎回的,可是又没有凭证。我家采买家仆自是不允,争吵间不意露出了豫王府的金宇腰牌,那尼姑不知怎的像是受了惊吓,匆匆的闪出门去,在华素当铺门口看你姐夫的眼神也充满了惶恐。”

顾沛萱端起茶盏脸上浮起一抹苦笑,茶气氤氲间她摇摇头:“琴是得,可殿下却觉得失了皇家的风范,回来把家仆一番训斥。不过说来也怪,我府上向来不依权势欺人,那尼姑也忒胆小了,竟不争不吵的仓皇而逃,真不知是什么缘故!倒是殿下每每看到此琴就要训斥家仆一番,如此这般,倒让府里的婢仆越发难做人了!”

顾沛蕖想到豫王正直呆板的个性也笑了起来:“虽得的曲折,但足见姐夫对姐姐一往情深。”

“我只是得了一个故事,听了一个琴名罢了,倒没真没觉察到多少深情!”顾沛萱面上一热,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两人谈笑间,顾沛萱从衣袖内拿出一枚淡绿色的璎珞说:“姐姐,这几日给你打了几个璎珞,琴上七枚,笛上一枚,把你的玉笛给我,系上它。只你吹笛抚琴的时候就像见到了姐姐。”

顾沛蕖看着那枚小巧精致的璎珞,眼眶渐湿,起身去取自己的白玉笛交予顾沛萱。

顾沛萱解下玉笛上暗红的璎珞将绿璎珞系了上去,递于顾沛蕖,顾沛蕖摆弄了一下,红唇轻启,一曲悠扬飘进了顾府的各个角落。

所谓,倾笛曲妙,前程渺渺,我心有忧,欲吐还休……

《凰归銮之一品冷后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琳之伊夏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顾沛,顾沛萱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琳之伊夏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凰归銮之一品冷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顾沛,顾沛萱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